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捡回的他<1>

贺天找猫,猫没看到,带回一个浑身是伤的男人。

 

男人赤眼红发,眉清目秀,被贺天在小巷中发现时已奄奄一息。

 

“你叫什么?”

 

贺天给他的伤口上了药,待他悠悠转醒,问了他第一句话。那人可能伤势过重,不太清醒,睁着眼睛,神色一片茫然。

 

“看你受伤,带你回了家,不过伤口已经处理好了。”贺天说着,转头去收拾一旁的医药箱。带血的纱布和棉花乱作一团。

 

男人迟钝地游移着视线,昏昏欲睡的样子尽显疲态。他的脸色苍白,嘴唇乌青,身上光溜溜的,连吞咽都很困难,更别说挪动身子。

 

“现在很晚了,饿么?”贺天看他终于差不多恢复神智,目光渐渐清明,一察觉到自己的处境,立即对人显示出戒备和警觉来。

 

男人不说话,眼睛里红色的瞳孔与周遭的血丝混浊在一起,看上去仇意森森。

 

虽然他努力作出吓唬人的态势,但贺天查看过他的伤情,知道他目前可能连抬手抬脚都做不到,更不要说带来威胁,所以,贺天不以为意,径自走去厨房。

 

“面可以吗?”贺天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。

 

也许想到了不会有回应,贺天直接在厨房里忙碌起来。

 

待他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煎蛋面走到客厅,那个红发男人又将神游的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

“吃吧。”贺天将碗放下。

 

男人盯着他,一点要动作的意思也没有。他的脑袋微微缩起,一脸倦容让他瞧起来不堪一击,所以故作凶恶的眼神一点也不吓人,反而像个强忍胆怯、委屈巴巴的小孩儿。贺天看着他,不自觉笑出了声。

 

“我不是什么坏人。我看起来像坏人吗?坏人会救你回家?”

 

“浑身是伤,赤身裸体的人才更应该像坏的那个吧?你说呢?”贺天脸上带笑,扯过一把椅子在沙发边坐下。

 

“看你不方便,喂你吧。”贺天捧起碗,夹起一夹面,凑到男人嘴边,“张开嘴。”

 

男人眉头皱得更紧了,目光紧紧盯着贺天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

“不饿?”贺天也回看着男人。他的眉毛淡淡的,几乎只有两道浅浅的影子,嘴唇很促狭地抿起,僵硬地被肌肉拉扯着。

 

一个受过伤的人有这种应激反应很正常,贺天忽然觉得很伤脑筋。有想过放下碗,管他吃不吃,但是肢体却没有真正地放弃。他一直保持着喂食的姿势,眼睛也静静地将无声的沉默传递到对面人的眼里。看他到底能等到几时。

 

男人强撑着力气,梗起脖子,不退让也不认输,奈何体力不济,身体的疼痛似乎很影响他的固执和坚持。干燥而结上血痂的嘴唇动了动,一口气叹出来,身体像忽然被打瘪的气球,萎缩般泄下气来。

 

“不吃饭是没有力气的。我不会伤你。”

 

男人大概是意识到自己落在下风,稍显狼狈地,缩了缩腿,晶莹的眼神闪到一边,微微转向沙发靠背里,像是要躲起来。这样子不禁让贺天感到有些好笑。

 

“不吃吗?”

 

“虽然食材和手艺都不怎么样,你也只能将就,没别的了。”

 

“今天我只会做这一碗面,真的不吃?”

 

贺天坐在那里问道,他的影子像黑压压的山,铺在那男人瘦削流畅的肩膀和背脊上,又像乌沉沉的云,拢去一大片光亮,让男人的身影显得更加瘦弱可怜。

 

最终还是没等到回应。贺天没再坚持。一碗面全数落入他自己的肚子。

 

“你的伤挺重的,想去医院吗?”贺天问。但这男人身上,别说钱,就连衣物都没有,实在不像是有钱去医院的。贺天也没有,他的钱包已经空了,还没到下月,领不到工资。

 

“如果你没钱,可以自行选择留下或者离开。”

 

“你叫什么?家在哪儿?”

 

男人对贺天的问话无动于衷。贺天望着他良久,意识到男人还赤着身子,便从卧室抱了一床被子来盖在他身上。男人被惊动了,又拿水灵灵的红眼睛盯着他。贺天见了,心不由一软。这人始终不说话,也许是受伤,惊魄未定,他也不好一直追问。

 

第二天,贺天起床,就看见红发男人仰躺在沙发上,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发呆。

 

“早啊。”他套着裤子,露着精壮的上身,走到沙发边。

 

男人偏头看他,眼里已没了昨天的惊慌。

 

“想吃什么?家里只有面包……”

 

“要不给你弄杯牛奶?”贺天走到冰箱边,拿出一袋吐司,扬了扬手中的牛奶问。

 

男人眨了眨眼睛,没说话。

 

贺天有点无奈,拿了个大盘子,一个大玻璃杯,把剩下的几片吐司面包全放了进去,只有最后一点牛奶,他决定让给男人喝。男人望着他,有点疑虑和好奇,但是又显得那么平静,似乎已经对贺天及周围的环境弃下了大半戒心。他的身上仍盖着贺天昨天给他的棉被,只露出脑袋,眼睛跟着贺天滴溜溜地转。

 

贺天回头看见他,笑笑,端着吃的来到男人面前,心里打趣般猜想男人今天会不会吃饭。

 

男人与昨日不同。先是看看贺天,目光马上来到了食物身上。似乎是饿坏了。

 

“看来是饿着啦……”贺天很开心。

 

男人馋嘴地舔了舔嘴巴。耳朵奇异地变红了。他回避着贺天的关注,也许是觉得自己的表现很是丢人,鼻子小幅度地翕动,手指也捏得紧紧的。贺天不由心情大好,觉得这男人,怎么说,可爱?

 

“先吃面包吧。”贺天拿一片,递给他。

 

他的身子躲在被窝里,窸窸窣窣一阵,露出几根手指头来,眼睛瞥向一边。

 

贺天见他这样,不禁想逗逗他。故意不把面包放到他手上,而是放在他嘴边,作出要喂他的样子。男人闪了一下,不料贺天会忽然靠近。

 

“你不方便,吃吧。”

 

男人抬眼看看贺天,见他一脸笑容,表情也不那么冷淡,很亲切、容易接近、一番好意的样子,终于忍不住凑过头,看了看面包,咽下口水,用嘴接住了。贺天惊奇地看着男人的顺从,为他居然没有反抗而感到新奇。他蹲下身,更加近距离地看男人蠕动的嘴唇和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。男人的脸更红了。他迟疑地用眼角瞟瞟贺天。

 

“吃吧。”

 

---------TBC----------

评论(8)
热度(128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