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捡回的他<3>

这个发现不得不让贺天重新打量一番红毛,这人生来长这么大,居然连最基本的清洁卫生常识都不知道,被人惨打时不着半缕也就算了,可是现在,让他漱口,居然还想吞下泡沫水!这让贺天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 

贺天皱着眉头的凝视让红毛渐渐紧张,没来由地一阵心虚。

 

好在贺天没有多问。他只是狐疑着将红毛吐出的泡沫端走,拿来毛巾给他抹干净嘴。红毛乖乖待着没动,口腔里还满溢清香,悄悄晃了晃舌头,心头一阵愉快。

 

由于这样一段小插曲,后来的贺天总是会草木皆兵,在红毛每日抓住牙刷柄的那一刻,集中精力地关注他。一旦发现他要吞咽,就拍手叫他吐出来。次数多了,红毛也就渐渐明白了贺天的用意,有一样学一样地照着贺天漱口的样子,咕噜噜地吐水。贺天后来看了倒也满意。

 

不知不觉,一周时间已过。红毛每天受着贺天的照顾,身上的伤口大多都已处在恢复的后阶段。腿脚已使得上力,站起来走两步没什么问题。因为红毛一直在家,身上穿的都是贺天匀出来的衣服,当他第一次趁贺天外出上班,走到家里唯一一张镜子面前,看到自己的模样时,红色的短发,清嫩的眉眼,修长的四肢,红毛深深地看着镜中的自己,恍如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。

 

这天,贺天决定带红毛出去买衣服。他的衣服对于红毛来说毕竟太大。四肢被宽大的裁剪笼在里头,让红毛显得特别瘦小。红毛还是不愿说话,贺天问他要不要跟他出门,他也只是无声地望着贺天,直到贺天说,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。

 

他俩走上街,红毛似乎有些紧张,两边经过的人尽管没有注意到他,他也束手束脚地贴着贺天,极没有安全感一般。贺天走到一家店门面前,将红毛拉了进去。

 

还没等红毛四处考察完地形,贺天就抱着几件衣物回来了。

 

“这些挺好看,你去试试。”长时间相处下来,贺天对红毛已经习惯了采取主导的谈话方式。

 

红毛接过衣物,被贺天推进了试衣间。

 

“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 

结果,等了半天,红毛还是没出来。贺天敲敲门。

 

想到红毛在家里衣服都是自己帮他穿,也许他自己在里面十分不方便。于是,贺天扭开门走进去。红毛没想贺天会不做声地走进来,一脸惊慌。

 

“笨蛋,两件衣服你穿了这么久啊。”还没穿好。

 

红毛怀里抱着衣服,手足无措地低了低头。

 

贺天好笑地从他怀里捞过衣服,放在一旁的皮凳子上,开始给红毛脱原本身上的穿着。红毛羞赧地,也不知道躲,只是脸红。

 

“手举起来。”贺天一边说,一边将新卫衣的袖子往红毛的手臂上套。红毛秉着呼吸,觉得贺天身上的热度都传到他身上来了,僵硬地睁着眼睛。

 

贺天半搂着红毛,闻着红毛头上和他同样的洗发露的味道,禁不住将鼻子埋进他的发丛里嗅了嗅。他喜欢极了红毛茫然却又不得不被他照顾的神情,和他喂养的那群野猫没什么两样,十分弱小、可爱。

 

贺天为红毛穿好调选的卫衣,将他带出试衣间,让他站在镜子前。

 

怎么样,他问。

 

红毛满脸通红,眼睛往镜子前一扫而过,余光飘乎地想避开贺天紧密地注视。贺天笑着,对红毛的新打扮很满意,又经过次次挑选,给红毛添了好几件衣裳。此外,红毛腿细,贺天给他买了两条水洗蓝的牛仔裤子,带着他回家的时候,总也忍不住多瞅上两眼,仿佛欣赏什么得意的画作似的。

 

他俩提着几包东西进了超市。

 

“家里鸡蛋快没有了,趁着发了工资还有闲钱,我们买点回去。”贺天推着车走在前面,红毛新奇地看着周围琳琅满目的商品,目光来不及挑挑拣拣。

 

“这个要吃吗?”走着走着,贺天将一包红红蓝蓝的东西递到他眼前来。

 

“饼干,牛奶味的,喜欢吗?”贺天心情很好,看着红毛扇动的睫毛,脑海中光想买的东西就计划了好几样,“买回家试试吧。”

 

“这个呢,喜不喜欢酸的?青梅想要吗?”

 

“来几个红艳艳的红心火龙果,会很甜。”

 

“这个小蛋糕看着也还不错。”

 

……最后,两人双手都提着大包小包回了家。走到家门口,发现门外等着两个人,两个男人,一个搭着另一个的肩。

 

两人见到贺天,头发稍长的那个一蹦老高,大声叫道:“贺天你个傻逼还知道回来!”

 

原来贺天与那两个人认识,关系还算他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二。

 

“这个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小红毛?”长头发男人被贺天从身上一把捞了下来,又将注意力放在了红毛身上。他狭长的眼睛浑觉新鲜地在红毛周身移动,龇牙偷笑起来。贺天见了,一度十分想对他动手。终于等四个人都在家里坐下时,那个人便开始自来熟地做起了自我介绍。

 

“我叫见一,他是展正希。小红毛你好。”他调皮地眨眼睛,冲红毛笑得有些甜腻。

 

他安静等了会儿,实在抓耳挠腮了,才像忍不住了似的大声嚷嚷:“贺天!你没骗我诶!他真的不太说话!”

 

贺天差点一脚踹在他脸上。但还是没能让他闭嘴。

 

“你皮肤真好,伤好完了吗?”

 

“听说贺天色心四起,在家里玩起了金屋藏娇,早就想来看看,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啊!”

 

“你为什么不说话,你不和我说话会很伤我心。”

 

这个叫作见一的人简直就是台只顾说话的机器。红毛凝望着他,一边防御他的摸摸碰碰,一边不着痕迹地往贺天身边躲。

 

而贺天也是,几次试图让见一闭嘴,都不见成效,那人一见到小红毛,像个疯傻兮兮、自言自语的精神病患者。他最终还是求助展正希才成功阻止了见一不懈的叽叽喳喳。贺天将红毛护在身后。

 

“好了傻逼,要想吃饭就进去帮你男人的忙,不然,等会儿吃的没你的份。”

 

“哼,我家展希希才不会让我饿肚子。”

 

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

“你别忘了我借你钱养小红毛的恩情!”

 

“那是你自己厚脸皮!”

 

“那是我不忍心看你俩饿死!”

 

“有你没你都不会死!”

 

“……展希希!贺天欺负我!”


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

评论(11)
热度(54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