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假期(二)

C.2


边伯贤总是蹲在一片泥地里,蜷起双腿,脑袋搁在膝盖上,有几绺头发长到足够盖住眼皮。只有他的手臂不那么安静,偶尔晃动两下,露出一根带叶的枯枝。过一段时间,他会回头望望守在门前的奶奶,随后便低下头继续手上的事。


朴灿烈坐在窗前,一抬头就能看见他。他的背后有一片开阔的野地,绵延的树林,一条小溪从不远处静静淌过,流啊流,不小心奔去了天边。


一时兴起,朴灿烈捞起身边的照相机,走出小屋。


咔嚓--


边伯贤被头顶的声音吓一跳,抬头去看,朴灿烈正端着一个黑洞洞的东西对着他。那个相机。他随后认出来,神色不自然地回避了一下。


镜头里,边伯贤套着一件干净的白色短袖衫,目光专注,神色乖巧,风一来,他的发丝正跟着空气自由地跳舞。


朴灿烈对这张照片非常满意。


“伯贤,我们出去玩会儿吧,你陪我出去拍照。”朴灿烈兴致高昂地凑到边伯贤跟前,扬扬手中的相机。小村庄里有许多迷人的景色,他今天一定收获颇丰。


边伯贤看他一眼,畏缩了几秒钟,随后慢慢站起来。


也许那个表情看上去更像在思考,朴灿烈想。不知怎的,他的心里竟泛起些许不甘。要知道,他从不是个令人害怕的角色。


他尾随着边伯贤朝奶奶走去。只见边伯贤俯身给老人说了句悄悄话,老人笑着点头,并仰面愉快地和不远处的他打了个招呼。朴灿烈笑眯眯的。


“你、你先等我一下。帮我看着奶奶。”


朴灿烈刚想答应,边伯贤转身便跑,也不知是要去什么地方。


“奶奶,今天的天气真好。”朴灿烈一屁股坐在门口的小石阶上。


“是啊。你们等会儿出去好好玩玩。”老人家将手里的花生塞到朴灿烈手中,看着不够,她又从衣服的包里掏出一把,“伯贤性子孤,不常和村里的孩子玩,经常自己一个人蹲在家里画画,我这个老太婆舍不得。”


“奶奶,没事的,我会好好照顾伯贤。”朴灿烈剥出两颗花生米,递给老人。老人摆摆手,龇起残缺的门牙给他看。朴灿烈了然地笑笑。


“你带着他好好玩,好好玩,啊?”


“我会的,您放心,今天保证伯贤玩得开开心心的!”朴灿烈惬意地将手中的花生米溜进嘴里,“还有,奶奶,谢谢您让我一直住下来!”


“说的什么话。你来了真好,我们伯贤终于有小伙伴啦。”


朴灿烈尽兴地绽开笑容,他打心眼里喜欢这个慈祥的老人。


听到路边有脚步声响动,他歪头看过去,边伯贤的身影正好迎着阳光走来。


那颗黑色的小脑袋仿佛顶着个蓝色的光圈,小小的人微垂着眼,一步一步地走,从那么遥远的地方走来,面色含羞,目光盈盈,仿佛是要到更远的地方去。


边伯贤和一个女人一起过来了。


“于姑姑,奶奶就麻烦你了。”边伯贤红着脸,微微笑道。朴灿烈偷偷看着这副笑容,觉得胸腔内某块部位不安地骚动起来。


“没事没事,你出去好好玩,我陪着奶奶。放心。”那位阿姨开心地说着。她从一个红口袋里面掏出两块大饼支给边伯贤和朴灿烈,然后看着朴灿烈的高个头,说,“这娃子长得真俊!”


不一会儿,边伯贤就和朴灿烈一人拿着一块大饼出发了。朴灿烈的胸前仍挂着那顶黑色的相机,而边伯贤手中只握着根树枝条。


他们走着,一路无话,一直走到一洼狭窄的小池塘边。边伯贤看着沉默的朴灿烈,心里既尴尬又紧张。他明白自己生性无聊,可没想到朴灿烈面对他竟是如此无话可说。现在他真想扔掉树枝,立马掉头跑回家去。可是话说回来,他并不擅长和人打交道,也许正是平日里处处扭捏,像个女孩,朴灿烈才不想和他接近。


他今日邀自己出来是由于无聊所致吧。


这个可怜虫默默地悲伤起来,他将眼中的朴灿烈彻底逐出视线,埋头对着脚底的小石头看起来。他想,那可是城市里面的孩子呀,果然跟自己不一样,他们之间有那么大的差距,怎么可能成为朋友?


边伯贤独自忍受着自卑的折磨,伸着手中的枝条去翻弄抱在一起的石子们。


“喂!”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吼。边伯贤惊得丢掉了手中的“武器”。


“哈哈,被我吓到了吧!”眼前浮现出朴灿烈棱角可勘的脸,“干什么呢,一直低着头,掉到水里去了怎么办?”


边伯贤看着他依旧不能回过神来。


这痴傻的表情惹得朴灿烈哈哈大笑。


边伯贤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耳朵,嘴巴闭成一条线,心尖不自主地颤抖。


“没事了没事了,刚才看你心不在焉,才想来吓吓你。”朴灿烈一把搂住边伯贤的肩膀,“我们在这里歇歇吧,我都走累了。”


他们紧挨着坐下来,蓬勃的阳光被半腰高的草丛遮去一半。


“生活在这里真好啊!”朴灿烈翘起长腿,精神十足。


边伯贤在边上无声地点点头。


“你怎么不笑笑?”朴灿烈凑近他,“和我在一起不开心吗?”边伯贤和其他人在一起时总能露出微笑。哪怕那个笑容十分清浅。


边伯贤一听,用力摇摇头。


“那就多笑嘛!你笑起来很好看!”说到这里,朴灿烈做了个鬼脸,“我也想看你笑。”


边伯贤看着他,大红脸一直没消下去过。


“你画画真好看,你很喜欢画画?”朴灿烈将花生米从裤兜里掏出来,拉开边伯贤的手,放在他的手心上。


“嗯。”


“以后想成为一个大画家吗?”


边伯贤认真地摇头否定:“……我画得不好看。”


“好看!我说好看!”朴灿烈嘿嘿笑了两声,“以后你画的每一幅画都要留给我看!”


知道他在开玩笑,边伯贤仔细地将花生米上的泥土刮掉,然后捏开来吃。


“你和奶奶住,你的爸爸妈妈呢?”朴灿烈看着眼前的池塘,瞬间起了手瘾。他将花生米递给边伯贤,自己随手捡了两颗小石头很有姿势地打起水漂来。


“……去世了。”隔了一会儿,背后传来这么一个回答。


朴灿烈惊讶地顿住手。边伯贤正直直地望向他,表情瑟缩但似乎又充满勇气。朴灿烈一口气哽着喉咙,忽然好想拥抱这个近在咫尺的身躯。他低下头说了声对不起。边伯贤急忙挥手说没事、没事。


“叔叔、阿姨……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
“他们……去城里打工,那个楼塌下来,把他们压死了。”边伯贤看着脚尖,舔起自己干燥的嘴唇。五年了,他已然能够直面这个残酷的现实,尽管他的内心比他目前看上去要更加伤心。


“会好的。伯贤,会好的。”朴灿烈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前这个人。


边伯贤扇动的睫毛,清亮的眼睛,明媚的唇色无一不在勾勒着他的心弦。


“你呢?”边伯贤问,“你怎么要到这里来?”他看似正作着一个微笑的表情,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明显。


“哈哈,我嘛,也没什么特别。”朴灿烈试图起身挨边伯贤近一点,“我在城里上学,今年毕业,一直想来这里玩玩。听人说,这里风景可好了!”


“上学好玩吗?”边伯贤眼睛睁得大大的。


“不好玩。”朴灿烈立马摇头,“老师、学生都没一个做正事的。你想去上学?”


“我高中一年级就退学了……因为我得养奶奶。”


“……以后会有机会的。”朴灿烈抬手去摸边伯贤的头发,难以忽略内心泛起的苦涩的涟漪。


边伯贤却摇起头:“奶奶患脑梗塞,我不能离开奶奶,我要一直养着她。”


朴灿烈这才想起来,他这几天在伯贤家里看见的种种事实——边伯贤从来不会离家半步;他总是关注奶奶的一举一动;就算他要像今天这样出门,也必定会找来友爱的邻居过来帮手。


朴灿烈深吸一口气,强持的理智终于不敌内心的柔软。他收起微笑,倾身抱住单薄的边伯贤,说:“真乖。”
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