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假期(三)

为什么越写越难以控制了……= =


感觉把火山写成了一个“荒淫”之人……我特么这是啥情况?


写着写着,对边伯贤的感情都已经难以自持了,明明剧本还没有走到这一步啊……


这章后面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因为我成了“灿烈”,“灿烈”即是我,他很混乱,我自己也是……


算了。自己写自己看吧……管他呢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C.3


 太阳在不知不觉中升高了,浓密的光芒逐渐弥漫草地的侧荫。


 朴灿烈问道:“想去水中玩吗?”他松开怀中的边伯贤。


 那人急忙把头别去了池塘的方向。


 朴灿烈笑起来:“我前几天刚来的时候,在村口那条河里发现了好多鱼,今天我们可以抓两条试试!”


 他将脖子上的相机取下,率先站起身,鼓励般地拍拍边伯贤的脑袋。


 清澈的水流波光粼粼,朴灿烈兴奋地伸出脚。由于凉意的刺激,他舒爽地大叫一声。


 “伯贤!伯贤!”朴灿烈朝岸边呼喊道,“快过来!”


 边伯贤这才温吞地站起身。他看着朴灿烈在水中夸张地手舞足蹈,胸口仿佛仍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。不一会儿,他的嘴角慢慢翘起来。


 “小心点,这水可冰啦!”朴灿烈转头对正在脱鞋的边伯贤说。


 边伯贤看了他一眼,将手中的鞋子放在岸边摆好,找到一块可以落脚的大石头。他试探般地用脚趾去点水,手掌为了遮住头顶的阳光而支在额前。


 朴灿烈耐心地等待他一步一步跨过来。


 “觉得晒吗?”朴灿烈笑。


 “还好。”边伯贤将手掌往外抬了抬,以便能看到朴灿烈的脸。


 “你等着。”


 朴灿烈说完,奔向不远处的一片荷群。他在一堆杂乱的荷叶中挑中了两处, 稍一用力,掐下两根。


 “喏。顶上试试。”他把其中一片举在边伯贤的脑袋上,效果果然不错。


 边伯贤轻轻笑起来,从朴灿烈的手中接过叶柄,荡漾的水面悠悠地拂着他的双腿。


 高个子青年看到这个笑容,呆呆地愣住了。


 边伯贤无心留意身边人的表情,他顶着手中的“大伞”开始走往别处,仔细搜罗水中的生物。摇荡、茂密的草类勾着他的脚踝,每一步都走得格外小心。


 “鱼!”身后的朴灿烈此刻忽然欣喜地大喊。


 边伯贤探究地回过身子,见朴灿烈正弯腰看着腿边一处石缝。于是,他划动双腿,准备过去帮忙。没想到,刚走一半,低头探究状的朴灿烈却突然双手插入水中,在边伯贤毫无预警的情况下,对他使劲扇起了水花。


 边伯贤惊叫一声,立马扭头去躲,耳边传来朴灿烈得逞的大笑声。


 白色的衣服被奋勇的水花溅湿了,朴灿烈一脸得意。


 边伯贤正想开口说什么,第二波袭击紧接着开始。


 “哈哈哈——”朴灿烈一边往边伯贤脸上拨水,一边开怀地笑着。


 边伯贤被他逼得没有办法,只好扭过头,加入了“战争”。两个人在池塘边上打起水仗来。


 边伯贤惊险地躲避着对方每一次攻击,战争的激烈让他全副身心投入之中。他看着朴灿烈不输于他的狼狈,笑得特别开心。每一次偷袭成功,他都企图用力挥臂,冲对方扬起更多水花。


 朴灿烈看着神采奕奕的边伯贤,心里满足得不得了。那双弯弯浮起的眉眼叫人移不开眼睛。


 待两人尽兴,身上的衣物几乎没有幸免于难的地方。


 拉着边伯贤上了岸,朴灿烈脱下自己的衣物,双手逮着一拧,挤出一地的水。


 边伯贤露着整齐的牙,握一下头发。他不准备脱衣服,手指随意揪了揪衣角。


 “这样会不会生病?”朴灿烈把湿透的头发拨到后脑勺。


 边伯贤摇头。刚想蹲下去坐坐,眼睛突然被一个东西遮住了。


 “那也把头发擦擦,夏天也能感冒人。”


 边伯贤抬眼一瞅,发现朴灿烈把手中的衣服放上了他的脑袋。他正想抬手去拿,谁知,下一秒衣服就在他的头发上温柔地揉搓起来。


 边伯贤定在原地,又无辜地红起脸。


 “不要嫌弃哦,这是我今天才换的衣服。”朴灿烈认真地替边伯贤擦拭,身体轻轻摇晃。边伯贤承受着对方迫使的力量,眩晕之间,他恍然发觉此刻摇晃的,也许正是他的全世界。


 回家的路上,朴灿烈端起了相机。


 在他忙碌的同时,他也没让边伯贤闲着。


 “伯贤,那种树叫什么名字啊?好高。”


 “伯贤,这座山叫啥?”


 “山的另一边是哪儿?”


 全是零碎的、摸不着头脑的谈话。边伯贤张着嘴。除了被朴灿烈的问题指使着四处奔走外,他无从回答。两个人的影子被斜下的太阳拉得老长,像林间的枝桠般生长着。


 回到家的时候,天已经快黑了。奶奶和于姑姑坐在门前等待他们。晚饭已经备好。


 “看来今天你们过得很愉快呀!”于姑姑有趣地打量着两个年轻人。看上去,他们今天玩了水。


 “嗯!”朴灿烈接过边伯贤递来的碗筷,摆在桌子上,“我们去了一个池塘边,那里有好多鱼,阳光也特别好,我们在那里玩了一下午!”


 奶奶一听,眉开眼笑地指出:“怪不得你们都湿透了。”她说完,特意去瞟自家孙子,发现边伯贤的脸上也挂着一副生动的表情。


 晚饭在愉悦的气氛中很快结束。于姑姑陪着奶奶坐在小院里聊天,朴灿烈钻进厨房帮边伯贤洗碗。


 “他们在聊什么?”边伯贤问。


 “不知道。”朴灿烈和边伯贤并肩站着,手里的碗和水滚在一起,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,“也许是别人家里的家长里短。据我了解,女人闲得没事的时候,最喜欢交流这个。”


 边伯贤一听,哈的一下笑出来。朴灿烈则颇为满意地眯起眼睛。


 无意识地……他的目光游移上边伯贤的耳尖。那里的皮肤略带微红,几根发丝随意盖在上方,再往下就是底部饱满的耳垂。


 但似乎那里也是红的。被灯光一照,耳廓外围的线条变得柔嫩、模糊,几经旋转之后突兀地消失在细长的脖颈。不。也许线条仍是存在的,只是潜入了皮肤,钻进了骨血,成为边伯贤体内难以分割的某部分。


 那些线条无尽地、自由地蜿蜒、伸展,缠绵,在边伯贤的体内饮血永存……


 甜蜜地,渴望地;也或许是痛苦地,纠结地……


 烈焰般的阳光……


 火红的云霞……


 涌动挺进的激流……


铃铛作响,喑哑低吟。


沉重的撞击、潮湿的呼吸……齿唇化进曳摆的烛光、滚烫的空气,黏稠的液体……帐幔轻摇,玉体承迎。一阵风来,琴瑟合鸣,骨肉相砌……


 “灿烈!灿烈!”


 朴灿烈窒息般地惊醒,一转眼,是奶奶担忧的、亲切的笑脸。


 “奶奶。”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恍如溺水。


 “你没事儿吧?是不是今天玩累啦?”


 朴灿烈这才转动眼睛,他的手边飘来边伯贤的温度,一点一滴,锋利地刺伤他的皮肤。


 “刚才想什么呢?这么入神?”奶奶好笑地嗔怪道,“碗快洗完啦,今天你们都早点休息吧。”


 边伯贤从朴灿烈的身上移开疑虑的目光,对奶奶说:“奶奶,洗澡水我烧好了,等会给你提过来。”


 “好。”奶奶笑着答应,转身离开厨房。


 于此,厨房里陷入短暂的安静。


 边伯贤踌躇了一会,终究没有问出话来。他沉默地又抓起一个碗,放在盛有清洁剂的盆里。


 朴灿烈捏着自己的拳头,心头一片惶然。他似乎不小心陷入一堆扭曲不堪的思绪,但他却什么都抓不到。


 “你出去吧,碗马上洗完了。”


 朴灿烈听见边伯贤这么说。


 有些僵硬地偏过头,嗯了一声,往外走去。
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