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假期(五)

C.5

稀饭。玉米烙饼。腌萝卜干。

清晨,三个人聚在一桌开始吃早饭。

边伯贤站起来,拿出一个空碗,把面上几个较为稀软的大饼挑出来,和上一夹干菜,将碗放到奶奶身前。

这时,朴灿烈抬起头,飞快地瞟了两眼。

老人家笑着取出一块饼。那双苍老的手颤颤巍巍。

她将大饼圈起来,想起一件事,继而掉转头来询问朴灿烈。

“灿烈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?”

“嗯?”朴灿烈看似正在专心喝稀饭,他放下碗,“下一周吧……因为假期快结束了。”他说到这里,又不死心地瞄了边伯贤两下。边伯贤也转头看向他。他立马将目光伸向了别处。

“啊,这么快呀,奶奶舍不得。”老人家皱起眉头,显得很是遗憾。

“奶奶,我会常回来看你的。”朴灿烈笑起来,对老人鼓起脸颊,作了个类似撒娇的动作。

轻轻地。感觉他的右肩被人碰了一下,看过去,是边伯贤正拿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烙饼,想递给他。于是,他的表情很快又严谨起来,伸手拿过饼,相当小声地道了句谢。

边伯贤把腰间的围裙脱掉,坐在自己的座位上。

“对了,伯贤,于姑姑说她给我们留了点玉米面和花生,昨天忘了带来,让你今天过去拿。”

“好。”边伯贤回答奶奶道。

“我现在把口袋找出来给你,不然我等下忘记了。”老人说罢就离了桌。

边伯贤和朴灿烈相邻坐着,气氛好似有点尴尬。

他们都记着昨晚的事,两个人都有种有口难言的苦衷。

相比于朴灿烈,边伯贤的心中倒没那么多秘密,于是,这次竟然轮到他先开口了。他今天早上还从包里摸到了那包感冒药,他想,如果朴灿烈当真生病了,病情可不能耽误。

“你……是不是感冒了?”他问道。

嚼着玉米饼的朴灿烈吓了一跳。

“啊?”

“你昨天……不太对劲。你是不是不舒服?”

朴灿烈眼睛都快瞪出来了。

“……没。”他避开边伯贤的目光。内心挣扎了半天,简短作答。也是,除了这个,他还能说什么呢?不是天气让我不舒服,是你惹的我。他能这样说?他摸了摸今天换上的新裤子。

“那就好。”边伯贤垂下眼,肩膀放松下来。

“……你……”朴灿烈觉得自己应当对问题“礼尚往来”,“你擦药了吗?”毕竟他也不想饭局冷场。

边伯贤点头。

“还疼吗?”

边伯贤又点。

“多擦几天。”朴灿烈嚼萝卜干的嘴不禁慢下来,“你把药留着,这个好用,擦的时候尽量把手搓热。”

他看见边伯贤又听话地点头。这样乖巧的边伯贤真令他不好受。

于是,两个人又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。不知道他们心里是不是装着同样烦恼的问题。总之,当他们决定以吃来抵挡无语的煎熬时,令边伯贤更加尴尬、伤心的事出现了。

两个人的手失误地伸向了同一块饼。

没有任何预兆的,两人同时做了同一件事。就在他们的手刚巧碰到对方之时,朴灿烈忽然像触电般地跳开了,逃命似的扬起了手,力度大得差点打翻那只装饼的碗。

边伯贤当场呆在原地。他的脸能感受到朴灿烈的手臂刮起的阵风。他没想到对方的反应竟能如此激烈。

朴灿烈马上察觉到自己行为的不妥。他张着嘴巴,惊魄未定地看着边伯贤。那人的小脸上布满了震惊和难堪。他想赶快说点什么,给予安慰,却一时半会找不出话来。

他的心里混乱极了。对面的人什么都还不知道。

他不知道自己喜欢他:喜欢触碰他;喜欢同他说话。他不知道自己多么想反复吮吸他美妙的双唇……更不可能知道,坐在他旁边的这个人,就在昨晚,还曾出于肮脏的心思意淫他,用自己的右手达到了高潮……

朴灿烈感觉恐慌。

正是因为喜欢才害怕;出于害怕,所以担心,所以才不得不逃避……

他怎么能对边伯贤说呢?他对边伯贤怎么能有这样的感情?他们的感情算什么呢?

朴灿烈无力地放下自己的手。他不想去打扰边伯贤现有的生活。他需要埋葬自己自私的感情。

吃过早饭,边伯贤就出门了。他拿着奶奶给的布袋子,看了看朴灿烈,有些话始终没能说出口。他知道对方能照顾好奶奶。于是,他准备快去快回。

朴灿烈目送着人出了门,在门口呆站了一会儿,想到屋里还有老人,只好回身。

他从房间里拿来照相机,对奶奶说:“奶奶,我给你看样好东西。”

“伯贤!”身体孱弱的老人视力却很不错,她在那个黑机器上一眼辨出了孙子的脸。

“嘿嘿,我昨天偷偷拍的。伯贤他不知道。”朴灿烈依偎在老人的身边,将相机里的照片一张一张翻给老人看。献宝一样。

“好看!真好看!我的孙子真好看!”

朴灿烈听得出老人的激动,他望向奶奶,不知怎么的,眼睛突然就酸涩起来。他看向手里的相片,眼里、心里全是这个安静、温顺的青年。他出神的、专注的、微笑的、思考的每一个表情,他都情有独衷。

“对呀。”他最终这样干瘪地回答道,惟恐泄露一丝不正常的情谊,“真好看。”

朴灿烈傻傻地笑起来。可是,今天这恶毒的阳光居然把他的心都晒疼了。

“奶奶,我回去之后就把这些照片洗出来,全部寄给您。”

“好哇。好。”

“在此之前,您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伯贤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到时候,等他收到照片,一定会很惊喜的。”

“恩。”

到时候,我就把我心里的“你”,全部还给你。

天生骄傲的人自有有恃无恐的本领,可是,我却没有勇气向你提及我的感情。万一……我不是你心中的那个“我”,那可怎么办?我太过于自负了,所以——

如果得不到你的回应,我宁愿猎杀我所有的秘密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