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假期(十)

C.10


“哎呀!还真洗好啦?”两个人晾衣服时,奶奶过来了。因年迈的关系,她走起路来总是歪斜的;肩膀的一侧向天空高抬起,正如她年轻时做农活那模样。


“奶奶。”两个人看到老人,身体很有手法地拉开距离。边伯贤向前小跑到奶奶身边,搀起她的手臂。


“真没想到,城里的娃子竟然真会洗衣服!”


老人发出惊奇的感慨。她左右看看高挂的衣物,还不忘拿手去摸,像个初到博物馆的小孩子。


“奶奶,很棒吧!”朴灿烈很神气地扬眉,“我很快就洗好了。不信你可以问问伯贤。反正我向您保证!把这些活儿交给我准没错,您保管放心!小事一桩!”


边伯贤看朴灿烈——一会捋头发,一会摸鼻子,一会又拍脑脯地。有点好笑。他为了掩饰笑意,轻夹住下巴。


朴灿烈不经意瞄他一眼,心里更是一阵甜,马上昂起脑袋,足像只骄傲的孔雀。


“灿烈,谢谢你。你是个好孩子。可我……怎么能让你在这里做这些活儿呀。”奶奶很欣慰,却执意不肯应允。


“奶奶,我说什么也不会妥协的。”朴灿烈一下子严肃了,“虽然这样说起来很可笑,但是您就让我干些活吧。您让我白吃白住这么些天,您什么也不要,我怎么过意得去!”他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,嘴唇不服气地拢起来。


“可你是客人呀。”


“我不是……”朴灿烈正要反驳,可在开口后又猛地止住嘴。他的眼皮跳了一下,随后将目光放到边伯贤的脸上。那人正不解地看着他,不知他为何不说话了;是想起了什么事?


“我是家人啊……”隔了一会儿,朴灿烈吐出一口气,他的眼睛变得清明。这句话从他的唇边飘出,仿佛是在对边伯贤说话。他的表情极为认真;看着边伯贤,却又像在看边伯贤背后的空气。


边伯贤也望着他。忽然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讲。


奶奶扁下嘴角,很是感动。这个可怜的老妇人想起了她已逝的家人。她的老伴,他的儿子、媳妇。无意悲伤,于是她转身向屋,是想要进去的意思了。边伯贤不得不收回目光,跟在老人身旁。然而,朴灿烈的话却不绝于耳。听似轻巧的一句话又是那样掷地有声,像誓言的印章一样,一条条往他血肉上戳。


朴灿烈看着边伯贤和奶奶进屋,他垮下肩膀,也有气无力地回去了。


“灿烈,来,你来。”在屋里,奶奶扒着一张椅子,停住。


朴灿烈急忙上前。


“这个……”老人从裤兜里掏出个东西,她将外围的红纱布一一解开,将手掌展在朴灿烈面前。


那是一个小铃铛。边伯贤一眼认出。在他还小时,他就戴过这东西。这种铃铛,一共两颗,银灰色,一根红绳绳将它们串在一起;每次一走路,这玩意就揺晃出悦耳的声响。像首欢乐的歌。边伯贤回想出这段记忆。


“奶奶……”


“这个……不是咱家的小孩,不会有。”老人将铃铛提溜着,“我没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……这个,你就当……是个纪念吧。过几日,你就要回去了,奶奶会想你的。”


朴灿烈接过奶奶手中的铃铛,鼻子发酸。


“奶奶……”


“伯贤……和我,我们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,伯贤和你是好朋友,奶奶看得出来……灿烈,谢谢你啊……”


“奶奶,您别……我才要感谢您呢!谢谢您让我住进来,谢谢您让我白吃、白喝、白住……”朴灿烈发现舌头是苦的,说话也要打结。他将感伤的目光转向边伯贤,心里默念未说出的话:也谢谢您,让我遇到了边伯贤。


边伯贤难过地低下头。


他直到现在才想起一个现实,那就是,朴灿烈要走了。


夏夜的天空很纯粹,很静谧,漆黑的,像一间空房子。


边伯贤和朴灿烈,两个人靠在小屋的墙根,四条腿随意撑开。朴灿烈私心作祟,让边伯贤把腿放到他的上面来,以便自己更充裕地感受对方的体温。


他摸着边伯贤的头发,心灵和触感一样细腻。他的鼻子凑近身边人的鬓角,用力呼吸那股干净的味道。没有能比这更惬意的事了。边伯贤在他身边,在他腿上,在他的鼻子里。


“今天的衣服,我洗得好不好?”他轻声问,眼睛从天空移到边伯贤的鼻尖。


“嗯……”不知边伯贤在想什么。他有点心不在焉。


“那……奖励呢?”


“嗯?”边伯贤转头。


朴灿烈看着那张小巧,精灵的脸,很想贴上去,甚至咬一口。


“我的奖励呢?我可是洗了咱家所有的衣服!”说到这里,朴灿烈像个玩戏法的人,脸上浮现出一种逗弄人的表情。


这让边伯贤有点坐立难安。


“什么……”


“嗯?给不给?”


“你要什么……”奶奶不是已经给了个铃铛了?那物件连边伯贤他自己都没有。小时候被奶奶取下来,他就再也没见过。


“笑一个。”朴灿烈扭了下身子,为了更正面地看着边伯贤。


“笑?”


“笑一个。我最喜欢你笑了。”朴灿烈的眼睛将天上的星星摘下。他看着边伯贤,星星化成柔软的水。


边伯贤红了脸。幸好,黑夜没让这很清晰地显现出来。


“快点,乖。伯贤儿——”朴灿烈眼里那汪水快要流出来了。他做了个双手蜷在胸前的姿势,学作街边揺尾乞怜的小狗。他最后那个音拖得老长,亲昵得不像话;也不知道怎么就想了个这样的名字。


边伯贤一看,果然没忍住,噗嗤一声笑起来。


朴灿烈也笑了。这个时候,边伯贤弯着眼睛,温热的唇角烂漫地绽开,像一朵娇嫩的花。于是,看着看着,朴灿烈的身体就热了。


当边伯贤发现只有自己在笑时,朴灿烈看他的眼神早就变了。他呆了一下,正想往后退,可还没等囤积起力量,嘴唇一下就落入朴灿烈的攫取之中。


两方温暖的唇瓣相接,气息和体味全都融合一体。朴灿烈含住嘴,心痒地将舌头伸过去。轻轻一舔,边伯贤整个人跟着颤抖起来。


他松开对边伯贤的束缚,离远了点。两人对视一阵,朴灿烈又伸出舌头去。动作温柔,慢条斯理。他的舌头将边伯贤的上唇捻起又放下,捻开又离去,反复拨弄。


边伯贤的手被朴灿烈捉在怀中,头仰起,像在哭泣。他闭上眼睛,身体瘫软——


听到天边唱起一首无名的歌。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