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假期(十一)

这一章为什么这么俗哈哈哈哈,权当自己高兴了( •̀∀•́ 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C.11


朴灿烈当真承担了家务活。


奶奶没他犟,拗不过,最后只好随他。


由此,接下来这几天,朴灿烈谨记给奶奶端饭、送水、洗衣、做饭;督促边伯贤好好养伤,走路不要太久,更不要太快。那管东管西的精神头,颇有点老妈子风范。


他人高,腿长,走起路来步步生风;从东屋走到西间,忙着把菜丢进锅,好让一家人吃上中午饭。边伯贤在一旁看着,又悄悄地跟上去一点。


对了。为什么是一点呢?又为什么悄悄?边伯贤为此忧愁。朴灿烈让他吃饭前好好坐着,可他偏偏想一直观望对方——可以不说话,但不要离太远。他现在一刻钟也舍不得离开。


可悲的危机意识。


因为,这是朴灿烈离开的倒数第二天了。


“灿烈,明天,你怎么走?”席间,奶奶问。


“不知道……不知道可不可以联系到车。”朴灿烈笑。接下来,他吸了吸嘴唇。笑容不见了。


“我昨天给你于姑姑说了,让她去问问村东的王叔是不是明天去镇上。如果可以,你搭个顺风车去,啊。”


“……会不会麻烦人家啊,奶奶。”


“不麻烦。那王叔啊,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去镇上,看他儿子。早几天、晚几天,不碍事。”奶奶给朴灿烈挑一夹菜,“多吃点。”


“嗯……”朴灿烈低头,若有所思。他用筷子点碗,不着急进食。


边伯贤坐他对面。他拿眼偷望,那人一句话不说,头也不抬。


“奶奶……我明天就要走了,今天下午,可不可以和伯贤出去玩……”他哽住喉头,问。


边伯贤嚼着米饭,抬眼;他看见朴灿烈和他一样勾着脑袋,看不到表情。


“好哇,出去玩。反正啊,今天下午,你于姑姑要来,正好你们可以再出去好好玩玩……”老人连连点头,说着说着,语速也慢下来,她看着朴灿烈,“……灿烈,你还会回来看我们吧?”


朴灿烈一听,心中一窒。他急忙抬头,抹干眼睛,说:“当然!奶奶,我一定会回来的……到时候,我给您买很多、很多好吃的!”他又笑,一边笑,仍一边抹。脸上除了那红眼眶,什么也看不到。


边伯贤端着碗,只静静地看米饭冒出的热气。


等于姑姑来了,朴灿烈和边伯贤就出门。两人依然是第一次出行的队形——一前一后;只不过,这次,换边伯贤走在前面,朴灿烈跟在后头。


一转过门前的路口,朴灿烈再也沉不住气。他快走两步,抓起边伯贤的手。他拉着人,转进一条石子路。石子路隔开熙熙攘攘的小院、人群,直通一泓草群,漫地的、看不见边的草。


边伯贤不吭声,任朴灿烈走。两个人拨开草堆,不知走了多久,朴灿烈带头停下,一转背,就把边伯贤抱进怀里。


他非常用力,双臂像绳子,把边伯贤狠狠捆住。可能是力气过猛,他自己发起抖来,快要站不稳。边伯贤听见朴灿烈热烈的心跳,闭上眼,手指也紧紧捏住他的衣角。


就这样,两个人相拥,时间再长,朴灿烈也仍觉不够。他恨不能将边伯贤揉进身体,时时刻刻与之一起。这即将到来的分离,对于方陷热恋的情人们来说,何其残酷!朴灿烈的心脏在一寸接一寸缩小,以至于,边伯贤填满了他的心,也填满了他的身。怎么给都不够。


他连连亲吻边伯贤的头发,情绪从鼻腔钻进眼睛。


“伯贤……伯贤……”他的声音像在做梦。


边伯贤动动他的脑袋,脸蹭着朴灿烈的脖子,像是在回应。


朴灿烈扁嘴,扳住边伯贤的肩膀。两个人看着彼此的脸。


边伯贤说:“你说过你会回来的。”


朴灿烈点头:“我会,我保证。”他用大手将边伯贤的脸包起,细细婆娑。


“等合同期一结束,我就回来。回这儿来,和你一起养奶奶好不好?”朴灿烈凑近,鼻尖与边伯贤的鼻尖对连。


边伯贤的手指攀上朴灿烈的手腕。他感到自己很自私,说不出话来;他想哭,可又不能哭出来。他认为自己是一个男人,没必要同女人一般哭哭涕涕。他拼命忍住眼泪,心里充满酸涩。


这个地方,怎么能和大城市比。他怎么能心安理得地让朴灿烈放弃大城市,转而选择他们这个小乡村?这里什么也没有,任何好的生活都不能给他。


朴灿烈又靠近来亲吻边伯贤了。他踩断干燥的草秆,把它们铺在一起,形成一张柔和的小床。他将边伯贤放在上面,自己小心翼翼撑在他的上方,像电影的慢镜头——他就这个姿势,不断吮吸边伯贤的嘴唇。渐渐的,他的手也扫过来,撩开边伯贤的额发,仔细吻过那片额头,接着,是眼睛,鼻子,嘴唇。这下,他亲了很久,很久都不够。


他说:“等我。”


“伯贤儿,叫叫我的名字。”


边伯贤被迫直视朴灿烈……


“灿烈。”


“再来一声。”朴灿烈笑起来。他的脚趾头勾着边伯贤的腿。


“……灿烈。”


“叫起来真好听!”朴灿烈用鼻子去拱边伯贤的下巴,“嗯……那我要叫你……”


“叫‘宝宝’,好不好?”朴灿烈对着那下巴咬两口,“你是我的宝贝儿。我想和你一辈子都在一起。”朴灿烈的眼睛凝神看着边伯贤,忽闪两下,眼角飞起来,嘴巴也翘开。


两个人躺在这草丛中,一会儿咬嘴巴,一会儿笑。边伯贤迷恋朴灿烈的下唇,每次接吻都含住那处,丰盈而温暖。


其他什么也不重要了。他们的爱情。边伯贤想,他只要等到这样一个人,知晓这个人爱护他、珍惜他,就够了。无论朴灿烈这一次离开多久,是否回来,他都会等。


谢谢你让我学会爱情。


灿烈,你听见了吗?


评论
热度(5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