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假期(十二)

C.12

清晨,婆孙三人等在路边,手上提着行李,眼看着对面的田地,暂时无话。黄的,绿的,土地伫立在日光的烈焰下。粼粼的,像波光,一大片,直到山头。

“回去以后,好好工作。到时候,奶奶叫伯贤给你寄咱这儿自己做的肉干,味道又香又好吃,你保准喜欢,啊。”奶奶首先打破沉默。她仰头注视身旁的高个子青年。

“我知道!奶奶。我在那边一定好好工作,一有时间就回来看您,给您带礼物!”朴灿烈哈哈一笑,撤出手,要给老人一个结实的拥抱。

“你乖,不要耽误你的工作。”老人拍拍朴灿烈的背,“只要你人回来,我就高兴,你可别买那些贵东西,不实惠,我也不要!”

朴灿烈只管笑,用手揉两下发痒的鼻子。

“……奶奶,您保重好身体。”他说起话,也不知道是要打喷嚏了,还是要哭。

反正又不是不回来,朴灿烈急忙自我安慰道。

接下来,到时候了。他终于要鼓起勇气,将目光送到边伯贤身上去。他的恋人始终站在他的右侧,安安静静;这距离,恰好使朴灿烈能够闻到他的味道;头发上的,身上的,还有那清净的肩窝里的。

朴灿烈倾身抱住边伯贤。他将人揽在怀中,背对老人,然后,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“我爱你”。不知说了多少遍,他根本不想停。边伯贤在奶奶看不见的地方,将嘴唇紧贴在朴灿烈的胸膛。他没哭。他演得很好。

“我会回来的。”朴灿烈放开手。

他露一副假兮兮的笑容,说:“你照顾好奶奶,也照顾好自己。”语毕,他的嘴巴还在抖,笑容崩塌。他难得再勉强自己。

后来,他走了。

朴灿烈坐的车消失在逶迤的山路。没有风吹,边伯贤却看到他,如同断线风筝那般越飘越远。

于是,在某种意义上,边伯贤又变成了一个“单独”的人。

他的心脏不见了;他对着黑夜发呆;他总是仰起脖子张望;他的身边再没有那个大眼睛、高个子的男人;那个男人跳到他的泥巴地里,成了画。

几个月后,小村庄里来了一位自称是快递员的人。他穿着灰白色的旧制服,从车上取下一沓东西,捡出其中一个大的软袋子,拿给边伯贤。

东西还挺沉。边伯贤把手转过来,看上面的字。忽地,他突然鼓足全力跑起来,脚步飞快。

他一鼓作气地跑,从村委会一直跑回家,一口气不歇。看上去像一只展翅的鸟儿。他的奶奶坐在门边,张皇地看见他狂奔。

他在奶奶身前站定。

“奶奶……呼……呼,信。”边伯贤举起手中的东西,弯腰换气。

“什么信?”奶奶问。

“……灿、灿烈的信。他来信了。”边伯贤抬起身看奶奶,眼睛胀得通红,扬起一个特别明亮的笑容。

奶奶喜出望外,慌乱接过信件。嗬!这里面绝对不仅仅一封信这么简单。瞧瞧这重量,这么大一个包裹!

两人在桌前,拿来把剪子,小心地把封口剪开。奶奶拉出里面的东西——

一个硬盒子。一个小信封。另一个信封。再一个信封。几袋老年人的保养品。两件羽绒服,一件白毛衣,一件花毛衣。

信封,一个放了一叠钱,一个装了一封信,边伯贤手抖着,先将信摊开——

亲爱的奶奶、伯贤:

看来,我送来的东西,你们已经收到了。不知道你们还过得好吗?我很想你们。每天都想。以至于我每天早上醒来,还以为我仍在你们身边,还在那片田野上,并没有离开。唉,一想到这个,我就高兴不起来。我一回来就陷入了工作,我的老板是个压榨精力与时间的小偷、恶魔。我需要每天不断地工作、工作,有时候,抬眼就到了第二天。没有时间睡觉。可我还是想你们。我幻想,我每顿吃到的饭菜都是伯贤做出来的味道!哈哈!真想马上再回到你们身边。不过,我猜,你们肯定也一样很想我,我很高兴。下一次见面不会太久。奶奶,您的身体还好吗?有好好吃饭吗?伯贤的腿呢?有没有留下疤?我寄来的东西里有一支祛疤膏,试试。我给奶奶买了奶粉和一些补品,每天喝一点,或者掺在饭里,吃了对身体好!还有,我逛街,给你们各自买了两套衣服,嘿嘿,换上试试,一定很好看,我的眼光,啊……想你们。

包裹里面还有一点钱和一个手机。我想,既然我们已是家人,我就有义务要孝敬奶奶。如果奶奶您不接着,那就是不接受我的爱,不认我这个孙子,所以,您开开心心留着;另外,手机拿来和我联系,或者别的人也行,我想和你们说说话,有时候我真的特别想你们……一定记住,收到手机后就立马打开!伯贤儿,看到没!

我爱你们。我会尽快回去,再与你们相见。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,等我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灿烈

边伯贤一个字、一个字地看完了信。眼睛睁大,以防遗露哪怕一个标点。他带着雀跃的心,又把信给奶奶念了一遍,两个人对着笑了好半天。边伯贤把硬盒子拿在手里,想这应该就是个手机了。他的心跳得极快,仿佛可以见到朴灿烈本人。不过,至少可以听到他的声音!奶奶让边伯贤快打开盒子。

手机方方正正,白色,躺在盒子的正中央。边伯贤把它拿在手上,翻看两眼。他找到一个按键,食指点一下。手机立马抖擞起来,亮了屏幕。边伯贤和奶奶都惊喜地盯着这个外来品——他们只曾见过别人使,可还没有真正碰过这种高科技哩!手机亮后,画面静止住不动了。边伯贤和奶奶等了一会,仍没什么动静,于是就想用手摸摸,可谁曾想手还没有放上去,手机就又抖起来,而且晃个不停,上方的屏幕一直闪,有字,嗖嗖嗖地出来,一直变换。

边伯贤连忙点进去看,进了短信箱,发现里面足有五百多条信息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奶奶问。

边伯贤看了奶奶一眼,心提起来。奶奶大字不识,可边伯贤还是紧张,怕有什么是奶奶不能看到的东西……

“是信息。”他没多说,点进去。

第一条:伯贤,打我电话。182xxxxxxxx

啊!边伯贤差点禁不住大叫一声!要不是奶奶在身边——

“奶奶……灿烈让我们现在给他打电话。”他的脸上一阵红,看不住悲喜。

奶奶连连点头,额上的褶皱因为笑容轻微裂开。

边伯贤拨打了电话,没过多久就被接通。一个声音传来,像在身边那样真实,又像在外星球那般遥远。

可那是灿烈!真是灿烈!是他的声音!

边伯贤一边吸气,一边将手机放在耳边。

“喂!伯贤!是你吗?”

“伯贤!喂?”

“你、你先和奶奶说话——”边伯贤感觉心口闷得发慌,咽住气,急忙说。

他把手机递给老人,自己跑去门外。






评论
热度(4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