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假期(十三)

C.13


边伯贤在后院里。


奶奶握着手机走过去。他人就坐在墙根下,手抱着腿。


“伯贤,怎么上这儿来了?”奶奶把手机支给他,“我和灿烈说完话啦,轮到你了!”


边伯贤抬头看着奶奶,又看了眼手机,嗯了一声。他现在安静得出奇。直到奶奶离开,他才将电话对在耳朵上。


“伯贤。”朴灿烈的声音穿越了听筒。


边伯贤嘴唇翕动,却没发出声响。有液体随着他的脸庞滚落。他还是很安静。


“伯贤,你怎么啦?你说话啊。”朴灿烈有些着急。


“嗯……”边伯贤被迫哼了一声,用手背扫干脸,换了个坐姿。


朴灿烈:嘿嘿,宝宝。


朴灿烈立马开心起来。


边伯贤:“……我和奶奶……都很好。”这么久不联系,他认为应该先给朴灿烈报个平安。


朴灿烈:好,你们好,就好。最近天快转凉了,你们都要注意身体。


边伯贤:“嗯……你说,你在那边,睡不上觉?”


边伯贤鼻腔被鼻水堵了。


朴灿烈:哈哈,嗯,不过我还好,你不用担心。


边伯贤:“那你……现在在干吗?”


朴灿烈:啊,我偷偷出来和你打电话呢,我们组长不在,这个项目也快结束了。没人管。


朴灿烈窃笑两声,心情很愉快的样子。


边伯贤吸鼻子。


朴灿烈:宝宝……我想你。


边伯贤的膝盖接住一颗泪珠。边伯贤第二次吸鼻子。


朴灿烈:我每天……都很想你,一有时间睡觉,我就想梦梦你,可是你都不经常来我的梦……现在能够听到你的声音真好。


边伯贤:“……”


朴灿烈:宝宝,这个手机里有很多我发给你的信息,你要记住每天都看。


边伯贤的泪水一滴接一滴地淌。他将手机拿开,两腿并拢,将脑袋搁在膝上,憋着小脸。


边伯贤:“嗯……”


朴灿烈:我给你和奶奶买的东西,都看了没?给你买了新衣服,记得穿。


边伯贤:“嗯……你、你下次别买了,我都有。”


朴灿烈:乖,我就想买给你们,冬天凉快,注意别冻着。对了,冷吗你们那边?我在这边,每天都得裹成粽子了才能出门。


说到这里,朴灿烈夸张地啜两口气。


边伯贤:“嗯……有点。你也要注意身体,你工作……别太累了。”


……


这通电话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结束的。


要不是被朴灿烈的同事打断,应该还能持续好久。


朴灿烈恋恋不舍地挂断电话,还剩太多相思之苦、甜言蜜语没有说。他又回到那个小房子里,作为一个新人,任人差遣。


手机黑屏。边伯贤将其小心地揣进裤包。


接下来的日子,朴灿烈总是打电话过来。一分钟、两分钟,只要听见边伯贤的声音,他的一天就会充满元气。现在已到年末,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非常忙碌。他大口大口地扒饭,冰凉的手机里,边伯贤的声息就像一粒速效的定心丸。


“宝宝,我到了那边就会给你打电话!”


今天,朴灿烈穿着西装,手拉行李箱,准备往机场走。


边伯贤:嗯。你注意安全。


“知道!你放心……就路程可能远了点,我等会儿一下飞机就给你打。”


朴灿烈这次的工作,要去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。同审计组的一行人刚下飞机,就被被审计单位的车接走了。这一路,已经走了快三个小时,还没有停车——车窗外是一片无垠的荒寂草原。


司机特意在路边停车,给大家留出解决生理问题的时间。朴灿烈和同事纷纷下车。


“这里手机都没有信号了,我的天,我们是走了多远。”一个女同事摇摇手机,抱怨道。


朴灿烈愣了一下,急忙掏出自己的手机来看。


完了,果然没有信号。


朴灿烈拔腿就往回跑。他拉开副驾驶的门。


“刘哥,我们这里没有信号吗?”他问司机。


“嗯,太偏了,不过偶尔会有,等会儿到我们那儿,你再试试。”


朴灿烈迟疑,只郁闷地点点头。


没有信号,就没办法联系伯贤和奶奶。这个项目起码得持续三个月……


朴灿烈无语,回到车上,他把手机朝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方向各对了一遍。


汽车又沿着小路前行,到达目的地时,已是傍晚。没有风,却凉意刺骨。天空呈陈旧的蓝色,一直延伸到天边,埋葬在地下。


大家拎着行李,入住当地一家招待所。条件较差,除了单独的小房间外,浴室、卫生间都是公用。朴灿烈一路上都在摇晃他的手机,不断开机、关机,仍旧找不到信号。他垂头丧气地跟着大部队走,思量着可能这几个月都联系不上伯贤了……可这样突然没消息,和失踪有什么分别?


然而,边伯贤并不知道这一切。现在,他正在厨房里守着奶奶的洗澡水。他又一次将手机掏出来。


朴灿烈在下飞机后发来短信,之后便再没有消息。边伯贤觉得反常。他将灶火关掉,将水倒进桶;完事后,他一边下楼一边拨朴灿烈的电话,听到了“不在服务区”的提示。


这次工作……难道去了特别远的地方?


边伯贤的心忐忑起来。


月光从薄雾中透出来,边伯贤拿着手机,一遍遍读着朴灿烈的短信,从第一条开始……
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