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喂,你的小视频!

朴灿烈还是个学生,大三,死宅,性别男;他喜欢只穿一条短裤,在邋遢的卧室里转来转去。这可不是什么乐子,不过是打发时间,只要别叫他出门,干什么都可以。

他本来住在自己租来的公寓里,但租期已满,现在正收拾行李,准备搬家。

在搬家工人的催促下,他不得不拔出U盘,合上电脑,两三步跑下楼梯。

又不是去投胎,催什么催!他愤懑地挥挥拳头,可惜新下的小视频还没看完,某个地方蠢蠢欲动,只好拿书包挡在前面,不敢有大动作。

没好气地上车,门摔得咣咣响。

“哥们儿,天气这么好,可别摔门呐,和你非情非故、无冤无仇的。”坐旁边的司机侧目。

朴灿烈心情不爽,也不看他,只觉得这人声音还不错。他抱紧书包,戴上耳机,歪头假寐。

正好那人也不多说什么,瞄他一眼,开车了。

因为收拾东西,朴灿烈累了一天,为了犒劳自己,他当然不会忙着整理新公寓,嘿嘿嘿,轰走搬家工,看完小视频再说。

他点开电脑,手伸进包里去摸U盘。找来找去,怎么空空的!

WTF?U盘呢?

朴灿烈腾地站起来--

摸不到,两只手一起摸,还是没有!他急地原地跳两下,然而并没有U盘掉下来……

完了。不见了吗?U盘不见了!

相信我,这个现实对朴灿烈的打击简直是致命的。他可以没钱,可以没权,可以没地儿住,可以没学上……但是!他不能没有U盘里的小视频!虽然他的电脑里还剩下一部分,但是,当初在大学宿舍,为了保留隐私,他几乎把小视频全都搬到了U盘……

这下好了,经典全没了!

朴灿烈努力镇定自己,他开始回忆自己把U盘拔下来之后,放去了哪儿。他将其攥在手里,直到开门上车时都还在;再然后……他将U盘囫囵扔进裤包里,掏出了耳机……

可为什么现在包里什么都没有?

朴灿烈慌了。最大的一个可能,是U盘掉在了搬家公司的车上!所以,他必须马上、立即、立刻联络到那个公司!

那公司名叫什么来着?什么“贤”?广告呢?电话呢?朴灿烈四处翻找,找着找着,他突然想起那公司的广告,是自己在门栏里扯出来的一个破纸团……

这下好了,今天上午全给扔了!

诶?对了!不是还有一张纸吗?那张纸上面应该有联系方式!朴灿烈记起,今天下午,自己要下车的时候,被搬家公司的司机拉住,他一定要自己拿了一张纸再走,现在想想,应该是名片什么的。

朴灿烈激动得跳起来,他确信自己没有将其丢掉,而是丢进了--

书包里!

找到啦!

朴灿烈捏着小纸块,急忙凑到灯下,将其摊开一看。卧槽!最后怎么少几个数字啊?

“这个啊,是我们公司的电话,如果您以后有什么需要,请务必打这个号码……”

“快点啊,罗里吧嗦!”

……

对,这下心凉了。是自己……没等那人写完就把纸抢走了……

朴灿烈想死的心都有了;不过还好,上面还有地址,只有明天出门一趟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朴灿烈就带着小纸片出了门。

“灿白街……22号。”朴灿烈低头确认位置,“就是这里吧……”

他看着这快赶上垃圾场的小院子,心生鄙夷,无奈,为了人生的精神食粮,他还是得往里头去。

如同是为了配合这脏乱不堪的环境一般,朴灿烈刚踏入这个大门,里面激烈不休、低俗不堪的骂架直击他的耳心。朴灿烈被吓了一大跳,僵在原地,安了安神,踌躇后,决定采取自卫的姿势,继续迂回前进。

“我不管,我他妈今天把话放这儿了!王老二,你以后要再敢和我抢生意,老子拿命和你拼!”话音还没落,小平房的门被人蛮力扯开,一个矮个子男人火冒三丈地往外冲。这人似乎没怎么注意他,从他身边快步而过。

朴灿烈有些慌张,一惊一乍之下,看到这么暴力的一出,短时间内不知道怎么动作。还没回过神呢,刚才冲出去的那个男的又莫名其妙地回来了。现在,他就立定在朴灿烈的面前,敛起怒气,脸色平静,甚至面带微笑地问:

“先生,你要搬家吗?”

朴灿烈一看,是昨天那个司机,拉了人就走。

朴灿烈的老公寓里。

“就这几盆花?没有别的东西吗?”矮个子男人问道。他一边看朴灿烈,一边挽袖子,准备干活。

“嗯嗯嗯。”朴灿烈点头如捣蒜,极力肯定。笑话,他刚才在来的路上,已经偷偷在座位上找了一会儿,可目前连U盘的影儿都还没见着!他现在只想马上回车上去。

“……哦。”这矮个子男人吐吐舌头,压了压帽子的前沿,开始搬东西。

朴灿烈看着他那个样,嗤笑一声,心想,装逼呢,还不给人看脸了?长得丑,怕吓唬人呐。

这不怪朴灿烈嘴损,他除了吐槽和小视频,也没别的什么兴趣爱好。

反正,如朴灿烈所愿,他们很快又回到了车上。一想到自己的小视频有可能在这里的某处,朴灿烈就如坐针毡。他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掉了东西,万一已经让人捡着了呢?万一那人还点开小视频看了呢?万一那人还勒索他、要赎金呢?

所以,他可不能轻举妄动。

于是,朴灿烈敷衍着和矮个子男人聊天,一路上心不在焉,只为全身心搜索U盘。可是,直到两人到达他的新公寓楼底,他除了在车上看见几颗巧克力豆,依然别无所获。

朴灿烈狰着脸,把不知道谁的祖宗给骂翻了天,眉目一垮,瞬间没了好脸色。

那个矮个子男人抱着花盆,看着他,一脸茫然和探究。不过他倒是觉着出来了,这人准是哪根筋搭错了,有病!

“把花摆这儿,你就可以走了。”朴灿烈开了门,没好气地说。

矮个子男人撇嘴,在帽檐下翻了个白眼,心里啐道,切,小爷我想跪着、求着伺候你呐?

他准备拿了钱就走。

不过,交易没他想象中这么快结束。他的顾客让他把花盆改放到阳台上去,之后又让他抬桌子、挪床垫。他本想离这个“阴晴脸”远一点,但是,到手的钱没理由不赚。于是,他又忙碌起来。

“这个,我一个人也抬不了呀。”矮个子男人对着床垫犯愁。

“你拉、拽、拖都可以,随你便,给我弄好咯,工钱少不了。”朴灿烈在一旁嗑瓜子。

矮个子男人又背地里啐一口。再没二话。

他捞起袖子,攒足力气,对着那床垫用劲一推--

床垫动了一小步;

再一推--

一小步;

“啊--”他嘶吼起来。

“诶,算了算了,你这是小婴儿吃奶呢?一点劲都没有!”朴灿烈看不下去了,只好埋汰着放下瓜子,走到矮个子的对面,帮他一起抬。

两个人抬着床垫,往正确位置上移动。

“左一点、左一点,还没对齐。”朴灿烈指使着,自己也往左迈步,可还没走多远,脚下差点被一个东西绊一跤重心不稳,一屁股坐在后方的桌台上;朴灿烈忍痛,还没来得及破口大骂,却听到背后传来一阵涌动的声音。

啥?他偏过头去。

那一片昏暗的画面顿时让屋子里的两个人瞪瞎眼睛、拉断下巴!没错,那个矮个子男人也看到了,不,不仅看到了,并且还听到了!

啊、啊、嗯……F**K……嗯……

这样的声音正在整间屋子的中央回荡!

朴灿烈吸进去的气没地方出,一口水溺进去,差点把自己给活活憋死。完了、完了,他忘了,他忘了!昨天晚上因为无聊,点开了电脑里为数不多的小视频,挨个挨个浏览了个遍!可重点是,他最后并没有关闭,而只是按了暂停!

该死的,刚才竟然给它给坐播放了!

以上,朴灿烈简直有想杀死自己的冲动--不为别的,只是想为自己默哀,毕竟,他的钙片已经被其他人看到,同时,还知道了他是个同性恋。

电脑屏幕上,两个欧美男人正**难分难舍,句句爱语,无浪不欢。

矮个子男人此时僵硬成了石像。

这下好了,这很有趣。秉着人性自然的好奇心,让我们来仔细分析分析这画面,以便更好地了解这突如其来的尴尬:

现在,朴灿烈愣在床垫的左侧,因为习惯,他一进屋就脱了上衣,也就是说,他半裸着上身;

矮个子男人站在床垫的右侧,此时因为帽子的遮挡,看不到鼻子以上的表情,不过从那张大的嘴,看得出他很震惊;

朴灿烈背后,一个手提电脑里,正上演着某摔跤大戏,并时时伴有大声怒吼的背景音。

幻想一下,这是一个多么隐晦而波涛汹涌的情景啊,我的意思是,瞧瞧这一屋的雄性荷尔蒙;男人嘛,身处这样一个环境,经历这样的事,过了尴尬期,也就只剩下勃发的荷尔蒙了;因为他们不瞎--至少他们不聋。

很快,一切都说得通了。当朴灿烈和那个矮个子男人抱在一起时,我们谁也不用惊讶,很明显,是神奇的荷尔蒙在作祟。

两个人相互拉扯对方的衣服。朴灿烈在经历了昨天之后,体内的欲求早已难以自控,他一个用力,将矮个子男人一把摁在床上,脱开他的帽子。

很意外的是,这个人居然长得很漂亮。尖尖的小脸,细长而尾角下垂的眼睛,圆润的小鼻子,还有那抹滋润、粉嫩的嘴唇……

接下来,两个人干柴烈火地干了个爽。

事后--

矮个子问:“你是死基佬?”

朴灿烈反问:“你也是?”

矮个子又问:“有男友?”

朴灿烈又反问:“你也有?”

矮个子说:“刚才挺爽。”

朴灿烈答道:“那是,我器大活好。”

矮个子男人看着朴灿烈,咽下口水。说实话,他的顾客长得很帅,浓眉大眼,微微上翘的眼角会勾魂,说话时毫不吝啬地露出雪白的牙齿。别说,挺好看。他忍不住,手又探到下面,摸了摸朴灿烈形状未缩的XING|器。朴灿烈看着他,撩开他的额发,呆了一会儿,又如狼似虎地往他身上扑。

矮个子趴在床上,被朴灿烈大力压住,承受一次次猛烈的推进。他的脑袋埋在枕头里,突然大声叫起来:

“我叫边伯贤!身高和你绝配!性生活和你绝配!我有房有车什么都不缺!就差一男友!你干不干?”

正在攒力攻击的朴灿烈停了一下,很快又若有所思地动起来:“你不行,性格不好,蛮!”

那个叫边伯贤的回应:“啊……那是我装的!我个子小,怕别人抢我生意,故意的!”

朴灿烈没理他,自顾自地攻城略地,那一片湿滑的温柔乡,有说不出的柔美;只见他越冲越快,越快越带劲,边伯贤在他身|下受不了地大叫。

第二次事后--

朴灿烈:“好。”

边伯贤:“……嗯?”

朴灿烈:“你做我老婆。”

边伯贤:“真的?”

朴灿烈:“嗯,长得还挺是我菜的,试用期一个月。”

朴灿烈最终放弃找U盘了。也是,都有老婆了,怎么着也得真枪实干。

FIN.

评论
热度(14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