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游光——生人

朴灿烈的家里偶尔会来客人,边伯贤并不喜欢他们,包括朴灿烈的母亲。因为,这个公寓只要一接客,他就得从这里消失,而在很多时候,他不得不重新置备他的私人用品,需要白白浪费上一整天。


可这次有点不同,来的不是亲戚,是吴世勋的一位学长。现在,下午七点,他、朴灿烈、吴世勋还有他的学长,一起坐在公寓的客厅里。这个陌生人想租房,现在,正在进行面谈。


唯一令边伯贤惊喜的是,朴灿烈对不熟识的人毫无戒心,他放任自己挽着他的手,扑在他的怀中,当着一个“客人”的面。


“我会每个月准时把房租交给您,一定不会拖欠,不知道……”来者抬头,朝他们略显惶恐地看了两眼,在等朴灿烈表态。


朴灿烈明白,这是弟弟吴世勋起的一个好心,不过是这人不好意思白住罢了;再者,只要是吴世勋提出的请求,他都会答应,所以,当他点头时,陌生人一脸惊喜;吴世勋则松了口气;这屋子里,恐怕只有边伯贤显得一脸不愉快。


两年了,边伯贤自认为了解朴灿烈的为人。他生性冷淡,一向生人勿近,可这次却轻易同意陌生人走进他的生活,边伯贤觉得很不服气。
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在大家都认为谈话已经结束的时候,边伯贤鄙夷地看着那个外来的家伙问道。


“啊,都暻秀。”


“研究生?”


“对。”


“呵,你知道,我无意刁难。只是,你看,这公寓这么大,这么敞亮,这么好,你这点租金实在显得有点寒酸了。”


那个叫都暻秀的人一愣,没料到这房主这么快又有了变卦的意思。


“什么?”


“至少也要帮忙做点饭,洗点衣服,打扫、打扫清洁什么的吧。会吗?”边伯贤打赌他不会!毕竟这是个男人,男人一般不做这些琐事。比如自己,就从来不会进厨房。


可还没等他得意的嘴角翘起来,朴灿烈就不耐烦地打断他:“你可以住进来,什么时候搬?”


边伯贤激灵一下,立马闭上了嘴巴,很快,发紧的皮肤也放松下来,又变成温驯的样子。


都暻秀自然欣喜,忙问:“明天可以吗?我不会打扰到大家的!”


朴灿烈点点头,无意多留,站起身准备回屋。边伯贤一看,也立刻紧跟上去。他刚一转过背,只听都暻秀又补充说:


“我会做饭,会洗衣服,可以承包这里的家务,我明天上午开始搬。请大家多多关照!”


评论
热度(9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