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游光——光与火

边伯贤喝醉了,朴灿烈扶着他往酒店的房间走去。正好,他也想逃离楼下的宴会,向来不喜觥筹交错的你来我往。


两个人东倒西歪,踩着红地毯,一直走到楼道中的最后一个房间。一打开门,边伯贤就被朴灿烈扔到了地上。


朴灿烈径自扯开领带,半眯的双眼透着冷漠。地上的人揉揉肩膀,干笑两声,想爬起来,却三番五次地摔倒。


朴灿烈无视狼狈的醉酒者,坐在床边,眼神倒显得异常清明。他拉上裤子的拉链,目光却盯着边伯贤,毫不掩饰其中的鄙视和警告。


边伯贤见了,立马狗腿地笑:“哈,开个玩笑,只是摸摸,摸摸。”


朴灿烈真恨不得给他一拳;懒得搭理他,敞开西装,倒在床上,手臂捂上双眼,准备小憩片刻;没一会儿,却发现腿边挨上个东西。不知道那是什么,毛茸茸的,只觉得难受,于是朴灿烈懊恼地撑起身子来看。


真是见鬼!边伯贤这个不要脸的东西,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过来了,手正伸在裆里,好整以暇地揉搓自己的那个地方!朴灿烈气急,一使劲,凶狠地将边伯贤踢开。


边伯贤也不恼,爬去墙根下坐直,干脆将裤子的拉链尽脱到底,小巧的手掌游下去,仰头发出感叹。


朴灿烈轻蔑地笑,不回避,睁着眼,看着边伯贤极尽浪荡的摇摆。耳朵里,是边伯贤不歇的呻吟。无助的、欢愉的、难耐的,充满了整个房间。不知不觉,他的裤裆也变紧了,下身胀得发疼。


边伯贤一手在自己的臀缝中碾压,一手拉扯衣襟。白嫩的皮肤从里面探出头,与灯光一起跳舞。边伯贤重新扬起眼睛,看着床上那个仍旧西装革履的男人。他也在看着自己,这让边伯贤心弦一动。他踉跄着爬起来,扑在朴灿烈的大腿上,眼睛注视着那个隆起的部位。


“也变大了?”


他满脸迷蒙,同时,绽放出一个朴灿烈最厌恶的笑脸,活似一个无赖。


“大了……我帮你,好不好?我帮你。”他伸出手去。


这一次,朴灿烈没有拦他。


第三年,朴灿烈的公寓里,除了吴世勋,还多了个边伯贤。


评论
热度(4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