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游光——不友好

那个叫都暻秀的人,正式入住了这间公寓。边伯贤看着心烦,于是,他变成了每天早上最后一个起床的人。


“今天下班,我们去外面吃饭吧,意大利菜,好不好?”他看着在镜子前穿戴的朴灿烈。


朴灿烈瞟他一眼,笑了,没有说话。


边伯贤也莞尔,光着身子,跳下床,贴在朴灿烈的背上,然后,在他的肩膀边露出自己的小脑袋。


两个人都保持沉默。朴灿烈刚套上裤子,还没系纽扣,边伯贤便使坏地将手伸进去,囫囵地搓两下。这个举动引得朴灿烈猝不及防,倒吸一口气。


边伯贤咬着嘴唇,笑得像一个偷抓糖果的小孩。他的技巧娴熟,不一会儿,朴灿烈的下面就肿得老高。坏小孩忙得乐不思蜀,头发却被朴灿烈一把扯住了。


“大早上就发情,怪我昨天晚上没把你操死,不甘心?”


边伯贤吃痛地哼了一声,不过很快又笑起来,说:“反正现在还早。”他对朴灿烈舔舔舌头,一番话,意有所指。


于是,朴灿烈又把他压倒在地板上。边伯贤缩两下腿,因为身下传来的冰凉,而打起寒战。他故意叫得很大声,比以往的都更激情澎湃,身体随着朴灿烈的冲撞而来来回回,拿出似要向谁宣战一样的气势。


饭厅里,都暻秀看了吴世勋一眼。后者还是一副怡然自得的表情;前者则眨眼,面红耳赤地低下了头。


“你这个红红的,是什么?果酱吗?”


公寓里最终只剩下边伯贤和都暻秀了。边伯贤手拿小刀,往面包上摸黄油,瞅见都暻秀从房间里出来,于是见缝插针地问。


“哦,对,草莓味儿的。”都暻秀笑得很礼貌,没有把心里的促狭表现在脸上。


“哼,真是廉价。”边伯贤不屑地嗤笑,“你拿这些给灿烈和世勋吃?莫非,你想害他们拉肚子?”


“啊,呃,不是不是。这个我昨天才买的。”都暻秀的惊慌原形毕露,摇摆着两只手,面色苍白。


“把这些垃圾都扔掉。明明不会做出像样的饭菜,又何必自欺欺人,像个娘们儿一样。”


边伯贤的话里,无一不是讽刺。他翘着腿,身着白色的浴袍,精巧有致的锁骨微微凸起,像只纯洁、高贵的猫。他的眼睛斜睨着都暻秀,让对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
要知道,这种行为,对于边伯贤来说,其实是很反常的。他明明不愿持气凌人,可他现在却难以自控地对一个人说出刻薄的话。


胡乱咬了两口面包,边伯贤不想承认心中的不愉快--这个叫都暻秀的人,就这样轻易地闯入朴灿烈的生活。
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