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游光——分歧

六、分歧


这天,晚饭结束后,公寓里的四个人聚在客厅里,各做各的事:


朴灿烈在翻杂志,时而呷一口红酒;边伯贤在遥控电视机;吴世勋在玩PSP,偶尔停在某个档口,他的身体会激动得手舞足蹈;而学长都暻秀,则坐在相对较远的地方,手指灵活地扭魔方。


然而,边伯贤的内心,却远不如表面上那么平静。


“你做的饭菜挺不错。”


--朴灿烈刚刚如此评价都暻秀的菜肴。


边伯贤看着都暻秀的笑脸,真想跳上桌子,把盛菜的碗给掀了!以致于,直到现在,他也开心不起来。他把朴灿烈抱得紧紧的,以防被别人抢走似的。朴灿烈有时皱起眉,把他的手抚开,他也不放弃,两根手指头抓住那人的衣角。


他不信朴灿烈是真的在夸奖,也许那只是客套的礼貌罢了,或者,讽刺?这些都是绅士惯用的伎俩,朴灿烈从不吝啬施与。至于“夸奖”--边伯贤本人是一次都没尝到这滋味的甜头。据他所知,也就世勋而已。可哥哥夸奖弟弟,不是天经地义么?都暻秀,他算什么?


半夜,边伯贤忽然醒过来,在床上哼唧两声。他伸出一只手,去抱朴灿烈,却摸了个空。睁眼一看,床上果真没有人。他疲惫地揉了揉眼睛,翻身下床,将被子裹在身上。把门一打开,一道刺眼的灯光立即照过来,客厅方向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。


边伯贤分明听到了朴灿烈的声音。


他光着脚,快步走过去,朴灿烈挨着都暻秀坐在沙发上,两个人的手上各拿一个魔方,翻来翻去,正玩得起劲呢!


他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边伯贤。时而你瞅瞅我,我看看你,然后默契地笑起来。


边伯贤掐住自己的手掌。


原来,灿烈也会露出那种表情啊。他看上去是那么自然,那么轻松,丝毫不像面对自己时的样子。


后来,边伯贤把自己蜷起来,像鸵鸟一样睡着了。


睡着了,才什么都不会想。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