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游光——转

都暻秀不是你的谁,我也不是;既然都不是,那就好办了。边伯贤想。

三年了,边伯贤使出浑身解数,也只是住进了朴灿烈的房间,爬上他的床而已。边伯贤直怪自己傻,为什么会错认都暻秀为他的敌人呢?

难道自己居然已经小气到这种程度了?

边伯贤依偎在朴灿烈的怀里,他的手抚摸着朴灿烈温热的脸颊。

“生日礼物,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?”他问。

朴灿烈在抽烟,涩苦的味道铺飞在空气中。他挑起眉,对边伯贤的话题显得有点兴趣的样子,手指抓着边伯贤的屁股。

“有吗?特别想要的东西。”边伯贤的嘴巴吮吸着朴灿烈胸口的皮肤,手臂不老实地乱抚。

“没有。”朴灿烈半阖着眼,将手中的烟头捻灭,扔进烟灰缸。

“哦?那样的话,那我只好随便送送了。”边伯贤抬眉,展颜一笑,用鼻子去顶朴灿烈的下巴,身体软得像一滩水。他露出窃喜的表情,脸蛋因经历情事而变得绯红,灯一照,脸上显得水盈盈的。

“是什么?”朴灿烈睨他一眼。

“嘘,天机不可泄露。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啦。”

朴灿烈呵出一口气,不甚在意,转过头,拨开边伯贤汗湿的额发。

“是吗?那我等着。”他似笑非笑,另一只手游上边伯贤的腰,不等那人注意,一个翻身,又撩开边伯贤的双腿,堵住他的嘴,勇猛地戏弄起来。

于是,后来,边伯贤又变得开心了,孤军奋战的感觉令他本人非常满意。

——只要将闲杂人等,从朴灿烈的身旁一一清除掉,就行了。也是,都暻秀已经出局,他没有什么好担心的;更何况,那个都暻秀能是他的对手?别开玩笑了。不管是谁,任何人,都不要想斗赢他边伯贤,把朴灿烈抢走。

画室里。边伯贤坐在地上,下巴抵着膝盖。他这几天由于忙碌画室的事务,没有时间去朴灿烈的办公室。此刻,他正望着蓝天里的白云,漫无边际地遐想。

在最开始的时候,朴灿烈的确不太会给他好脸色。除了客气地叫他“边先生”外,那人连正眼都不会瞧他一下。后来自己死缠烂打,没脸没皮,朴灿烈也就慢慢地不发火了。他们一起追求欢愉,肌体而合,做着伴侣之间才会做的事。边伯贤认为,这表明,在某些方面,他已经成功了。可是还不够。他在渴求着更多——边伯贤要的不仅仅是朴灿烈的身体。他是个人,他感觉得到寂寞。三年了,从始至终,边伯贤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。毕竟,要追朴灿烈,他并没有那么多时间用来交朋友。

——原本进入筹备阶段的个人画展,也因为垂涎朴灿烈的美貌而一推再推。

不过,正是如此,边伯贤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轻易认输,半途而废。二十三年来,朴灿烈是第一个令他心动的人,这种人可不能让他白白溜了!

细思及此,边伯贤只觉得浑身上下充满力量。

他从地上爬起来,伸个懒腰,笑着从裤兜里掏出电话。

他现在想撒撒娇,奈何他身边没别人,只好找找远在法国的父母啦!

评论
热度(9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