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嚼嚼

独善其身

游光——挡酒

这天。

“灿烈,你终于下班啦!”

“公司对面好像新开了家日料店,咱们今天去尝尝吧?我位置都订好啦!”

边伯贤候在门外多时,看见朴灿烈下班出门,立即两眼放光,兴高采烈地迎上去。

“我等会儿要见客户。”

“啊?”

朴灿烈低头整理着衣服,一直往公司门外走。

边伯贤站了一下,也追上前去。

“那你们吃哪儿?”

“满福。”

“哦。诶,那加我一个吧,我也去,我和你们一起!”

边伯贤跟在朴灿烈身后,跳上车。

跟在一旁的那位助理斜着看了边伯贤一眼,唰地关了车门。

到达目的地后,三人从车上下来,直奔预定的包间。刚才,行车中途遭遇下班高峰,耽搁了好一阵,他们现在走路快得像风一样。 边伯贤小跑着,不时拿眼去看眉头紧锁的朴灿烈。

尽管匆忙,他们还是比预约的时间晚到几分钟,推开包间门,客户已经在屋里坐着等候。宴席上,迟到方只好假说靠罚酒赔罪,炒热气氛。朴灿烈拿着酒,爽快地连喝三杯。他喝酒很容易上脸,没一会儿就变得双颊通红。边伯贤伸手扯他的裤子,朴灿烈坐下的时候将他的手挥开了。

于是,接下来的每一次敬酒,边伯贤都先于朴灿烈站起来。他端着酒杯,带着明媚而礼貌的笑容,下弯的眼角透露出几分谄媚和恭维。他熟练地运用酒桌上的荤话和马屁,将客户的祖宗十八代,个个捧上天;一杯一杯喝着,对方被他灌得七荤八素,左搂右抱,走路打颠。

后来,他们又去了酒吧。边伯贤忍受着耳边的喧嚣,舞池射来的灯光让他直犯眼晕。酒劲一上来,他便倒在沙发的一边,双眼硬生生睁着,看朴灿烈搂着一个露着大胸的女人。那一副膨胀的胸脯软趴趴地蹭着朴灿烈的怀抱,长腿勾着朴灿烈的腰。

边伯贤将脑袋搁在沙发背上,歪着,想吐,可是偏又觉得吐不出来。

鼻子酸酸的,还想打喷嚏。

也许,是这种莫名的酸楚上了脑,边伯贤忽然腾地站起来,歪斜着摸到朴灿烈身边坐下。

客户方的经理正在冲他邀杯。

“来!喝!”

边伯贤立马麻利地赔出个笑脸,将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。然后,他感觉到一丝慌乱,下意识想去抓朴灿烈的手。可是——

“灿烈。”他刚一说话。

朴灿烈一使劲,就将手抽开了。

评论
热度(4)

© 文嚼嚼 | Powered by LOFTER